一、李嘉誠

  逆境的時候,你要問自己是否有足夠的條件,當我身處逆境時,我認爲自己有足夠的條件,因爲我勤力,節儉,有毅力,我肯求知,肯建立信譽。

  爲了實現對父親的承諾,李嘉誠覺得只有加倍努力才行,要想出人頭地,學習是惟一的武器,他開始自學。一邊工作,一邊自學,雖然艱辛,但李嘉誠覺得十分充實,“年輕時我表面謙虛,但內心很驕傲。因爲你看見身邊的人每天保持原狀,而自己的學問卻日漸提高。”

  1940年秋,李嘉誠一家從潮州逃難至香港,棲居在舅舅的鍾表行中。李家原本沒有商業傳統,到香港前,父親是一位小學校長,爺爺是清朝最後一屆秀才,兩位伯父在民國初年就取得了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的博士學位。李家可算的書香門第,在當地受人敬重。

  但這些在當時的香港沒有半點價值,甚至爲生存帶來了壓力,一家人卑微如蝼蟻。13歲的李嘉誠不得不失學,寄人籬下當學徒。白天有做不完的工作,夜晚則必須搬開家具與其他夥計挨著入睡。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攻占香港,李嘉誠的母親只好帶著弟妹重回老家,留下他們父子二人。更大的不幸是,貧困抑郁的父親竟染上肺結核,大半年後去世。在父親過世前一天,並沒有向他交代事情,反而問他有什麽話說。“我安慰父親,告訴他‘我們一定都會過得很好’。”14歲的李嘉誠獨自面對父親的死亡,彷佛一瞬間被迫長大。曆經家道中落、少年失學、父親過世、孤獨的流落異鄉,迫使李嘉誠在很短的時間內壓縮成長。

  爲了實現對父親的承諾,李嘉誠覺得只有加倍努力才行,要想出人頭地,學習是惟一的武器,他開始自學。一邊工作,一邊自學,雖然艱辛,但李嘉誠覺得十分充實,“年輕時我表面謙虛,但內心很驕傲。因爲你看見身邊的人每天保持原狀,而自己的學問卻日漸提高。”

  李嘉誠的機會終于來臨。1945年,二戰結束後的某天,他所在工廠的老板亟需發信,但是書記員請假,李嘉誠因好學被推薦幫忙。出色的表現使得老板對他另眼相待,將其從雜役小工調至做貨倉管理員,繼而成爲了業績很棒的推銷員,再升到經理,19歲更成爲總經理。李嘉誠也從中學到了更多的關于貨品的進出、價格、以及貨品管理,推銷等技巧。

  因爲業務關系,李嘉誠一直訂閱英文塑料專業雜志,順便提高英語,這也讓他能時刻把握該行業的可能商機。隨著二戰後經濟複蘇,塑料制品的市場需求很旺盛,李嘉誠認爲機不可失,決定自行創業。1950年,他利用自己的積蓄連同舅父的借款共5萬港元,開設了長江塑料廠。

  1957年,李嘉誠從行業雜志中得到啓迪,赴意大利考察,回港後轉産塑膠花。得益于當時的消費環境,業務迅速發展,由于産品能不斷創新,李嘉誠繼而成爲了香港乃至全球的塑料花大王。如今這已成爲李嘉誠財富故事中的經典情節。之後,李嘉誠又瞅准地産業機會,從而開始了成爲超人的脫胎換骨般的升級。

 

二、柳傳志

  在企業的初期狀態,目標是一個暗藏的、朦胧的意識。因爲你還很弱小,對瞬息萬變的市場和企業還缺乏把握,無論你具有怎樣的信心,目標對于初創企業至多是一個遠大抱負,因而無法量化與明確。

  1980年代初,計算機革命已經在全球興起,硅谷也成爲中國的技術研究者們的熱門話題。中科院內部的科技人員早已經禁不住誘惑,不斷走出高牆深院創立公司。

  老帥柳傳志在2月初複出擔任聯想集團董事局主席。聯想是我的命,需要我的時候我出來,是我義不容辭的事情。柳傳志自剖心迹,雖已年逾65,但激情不減當年。

  1980年代初,計算機革命已經在全球興起,硅谷也成爲中國的技術研究者們的熱門話題。中科院內部的科技人員早已經禁不住誘惑,不斷走出高牆深院創立公司。時任計算所所長的曾茂朝(現任聯想控股董事長)也一直在私下裏鼓勵手下創立公司。已年逾40歲的柳傳志主動提出了要創業,40歲的時候是因爲前面沒有路可走,所以選擇了創業。

  當年10月,中科院計算所新技術發展公司(即聯想前身)“授命成立,王樹和、柳傳志、張祖祥組成三人核心成員,柳擔任副總經理。曾茂朝將計算所的傳達室交給柳傳志使用,又給了20萬元開辦經費,還給予了很多不成文的支持:不受限制的招納本所人員,可以使用所裏的技術成果,員工可以使用自己原先在計算所裏的辦公室、電話以及所有資源等。

  雖然支持很多,但是從1984年冬天到1985年春天的幾個月裏,公司裏最令人頭疼的是不知道去幹什麽。柳傳志後來回憶,當時實在是不知道要幹什麽好了,所以能幹什麽就先幹著,哪怕掙點兒錢發工資也好。于是,包括柳在內的所有員工都當過倒爺板爺,在中關村(000931,股吧)拉平板車去賣運動服裝、電子表、旱冰鞋、電冰箱。

  後來因爲聽說倒買一台彩電能賺1000塊,聯想也跟著去做。當時有說法騙子比彩電還多,盡管柳傳志小心謹慎的叮囑要看到電視才付款,他們也的確看到了電視,不過等錢彙過去,對方卻消失了,聯想一下被騙去14萬元。公司一下子更加艱難。

  到了1985年,所有可能爲公司帶來收入的各種業務幾乎試了一個遍。其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將計算所倪光南主導開發的漢字系統帶到了公司,成果産品化後就是後來知名的漢卡。當時電腦大部分靠進口,全是英文系統,必須裝上漢卡,每台電腦經過改裝後利潤高達一、兩萬元。聯想在6個月內至少銷售出了100套,爲公司帶來了約40萬元毛利潤。

曾茂朝的妻子,計算所研究員胡錫蘭就在1985年的夏天從自家樓上看到了一個難忘的場景:烈日炎炎下,柳傳志和李勤(現任聯想控股常務副總裁)等人正在人拉肩扛,將一堆微機從大院門口搬進來,柳傳志滿頭大汗,衣服濕透,而李勤把褲子卷到了大腿上,氣喘籲籲。回想當日情景,柳傳志後來表示,我們第一桶金就是靠出賣技術勞力賺的。

 

三、魯冠球

  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最難戰勝的也是自己,控制人的物質欲望有利于磨練自己的意志。當企業家如果光會享樂,早上圍著車子轉,中午圍著盤子轉,晚上圍著裙子轉,企業家就不成爲企業家,是敗家。

  魯冠球出生在浙江省蕭山市甯圍鄉,父親在上海一家醫藥工廠工作,收入微薄,他和母親在貧苦的鄉村,日子過得很艱難。15歲辍學後,經人幫忙,魯冠球被介紹到蕭山縣鐵業社當了個打鐵的小學徒。

  2007年,在接受一家美國媒體的采訪時,萬向集團董事長魯冠球這樣解釋自己當時的創業動機,如果你出生在教室裏,那麽你以後就可以在那裏讀書,如果你過去是一個農民,那麽就一直會是農民,而我不想一直當農民,我要想一切辦法跳躍龍門。

  魯冠球出生在浙江省蕭山市甯圍鄉,父親在上海一家醫藥工廠工作,收入微薄,他和母親在貧苦的鄉村,日子過得很艱難。15歲辍學後,經人幫忙,魯冠球被介紹到蕭山縣鐵業社當了個打鐵的小學徒。

  但三年後,由于精簡人員,他被辭退回農村。不服輸的魯冠球決定創業,“沒想過要當企業家,我辦企業是逼上梁山。”當時他看到鄉親們磨米面不方便,而自己對設備很感興趣,便籌錢購買設備,開辦了一個沒敢挂牌子的米面加工廠。後來因爲禁止私人經營,加工廠又被迫關閉,爲了償還債務,魯冠球不得不將三間老房子變賣。

  雖然受到打擊,魯冠球並未放棄。由于“停産鬧革命”,當時人們連鐵鍬、鐮刀都買不到,自行車也沒有地方修。在經過15次申請之後,魯冠球開辦了一個鐵匠鋪,很快生意紅火起來。到了1969年,由于政府要求每個城鎮都要有農機修理廠,富有經驗且有些名氣的魯冠球被公社邀請去接管已經破敗的甯圍公社農機修配廠。其間除了管理農機修配廠,只要能賺錢、做得了的營生,魯冠球都做了嘗試。

  之後10年間,靠作坊式生産出的犁刀、鐵耙、萬向節、失蠟鑄鋼等五花八門的産品,魯冠球艱難地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積累。1978

  春,魯冠球的工廠門口已挂上了甯圍農機廠、甯圍軸承廠、甯圍鏈條廠等多塊牌子,員工也達到了300多人。由于看到中國汽車市場開始起步,魯冠球調整公司戰略,集中力量生産專業化汽車萬向節。當年秋天,他將工廠改名爲蕭山萬向節廠(即今天萬向集團的前身)

  在1980年的全國汽車零部件訂貨會上,雖被拒絕入場,但魯冠球並不放棄,在會場外擺起了地攤。在聞聽會場內正陷入價格拉鋸,他便張貼廣告,以低于場內20%的價格,銷售自己的高質量産品,很快廠家便湧出場外交易。萬向此役獲得了210萬元的定單,魯冠球成爲最默默無聞的大贏家,打出了名氣。

 

四、劉永好

  創業20多年的磨練對于我來說,擁有多少財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擁有了創造這些財富的能力!假如我的所有財富都消失了,還可以從頭再來。

  今天的創業者,要有遠大的理想和抱負,並學會把遠大的目標分解、簡化成具體的一件件事情。因爲一個困難、一個困難地去克服,比一下子面對一大堆困難要好得多。

  出生于四川新津一個貧苦家庭的劉永好,20歲之前幾乎沒有穿過新鞋,所以其最大目標是擁有一雙新鞋和一輛自行車。在他心中,最好的工作就是進入當地的工廠當一名工人,那樣自己就可以衣食無憂慮了。

  出生于四川新津一個貧苦家庭的劉永好,20歲之前幾乎沒有穿過新鞋,所以其最大目標是擁有一雙新鞋和一輛自行車。在他心中,最好的工作就是進入當地的工廠當一名工人,那樣自己就可以衣食無憂慮了。

  近5年的知青生涯結束後,劉永好又進入學校學習,畢業後留校成爲老師。此時,他的大哥劉永言已從成都電訊工程學院畢業分配到成都906廠計算機所工作;二哥劉永行從成都師範專科學校畢業後到了縣教育局工作;三哥陳育新(劉永美,因過繼到陳家而改名)從四川農業學院畢業後在縣農業局當農技員。

  在改革開放的大形勢下,四兄弟開始不安分起來。1980年春節,劉永行爲了讓哭鬧著要吃肉的四歲兒子能夠在過年時吃上一點肉,從大年初一到初七,在馬路邊擺了一個修理電視和收音機的地攤。短短幾天裏他竟然賺了300元,相當于他當時10個月的工資!

  四兄弟一商量,就想辦一家電子工廠,並很快生産出音響樣品。劉永好拿著音響到鄉下想和生産隊合作,他們出技術和管理,生産隊出錢。沒有想到的是,此事上報到公社之後,公社書記一句“集體企業不能跟私人合作,不准走資本主義道路”,此事胎死腹中。

  1982年,四兄弟經過激烈的討論,三天三夜的家庭會議做出決定:辭去公職幹個體。他們就想,搞自己曾經做過的音響投資大,而且還有很多條條框框;而搞養殖業不需要很多投資,技術含量低,自己也熟悉。創業目標定下了,資金還沒著落,四兄弟想到向銀行貸款1000元,但結果是當頭一盆冷水。

  他們只好典當了手表、自行車等值錢的家當,籌集了1000塊錢,開始養雞、養鹌鹑。當時真的是一分一分掙錢,看著鹌鹑下了一個蛋,就意味著賺了一分錢。劉永好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情是,當時騎車載著鹌鹑蛋被一只狗追趕,後來摔倒在地,200只鹌鹑蛋全摔碎了,他當時掉下了眼淚,不是因爲被狗咬得疼,而是惋惜碎掉的蛋。

  由于意識到鹌鹑的生意不可能再擴大,1986年,四兄弟利用此前積累的近1000萬元資金轉向豬飼料市場,希望集團誕生了,成爲本土飼料企業龍頭。1997年,四兄弟宣布和平分家,劉永言創立大陸希望集團,劉永行成立東方希望集團,劉永美建立華西希望集團,劉永好成立新希望(000876,股吧)集團。

 

五、馮侖

  我們在創業的過程中會不斷失去很多常人看到的幸福,但同時也獲得了常人所沒有的幸福。人一生最多的知識、智慧和追求都與幸福有關,但最多的痛苦、失落和損失也都與幸福有關。

  馮侖20歲就入了黨,上世紀80年代先後在中央黨校、中宣部、國家體改委任職,也曾是一位熱血青年。當萬元戶下海倒爺等新名詞出現時,馮侖終于按捺不住創業激情,放棄仕途毅然下海。

  馮侖20歲就入了黨,上世紀80年代先後在中央黨校、中宣部、國家體改委任職,也曾是一位熱血青年。當萬元戶下海倒爺等新名詞出現時,馮侖終于按捺不住創業激情,放棄仕途毅然下海。

  1991年,此前已在牟其中屬下的南德集團經過2年曆練的馮侖又踏上了海南那片熱土,與王功權、王啓富、劉軍、易小迪、潘石屹等六人成立了海南萬通。手裏只有3萬元的馮侖找到一家信托投資公司的老

  總,大談海南房地産的機會以及自己的爲人和出身。馮侖後來曾表示:“做生意的人都特別能‘說’,而且你會發現,尤其是創業者,他們會就一件事情不停地說,說過之後,當著你的面還可以重新講給別人聽,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要沒有心理障礙地對某一件事情反複地講,講到最後連你自己都相信了,然後你才能讓別人相信。”

  初步取得對方認可後,馮侖又開始講自己也剛剛鬧明白的新名詞“按揭”,他告訴對方這是一種全新的做房地産的形式,用很少的錢就可以做很大的項目,對方聽得似懂非懂。談話的目的當然是從對方那裏拿到錢,馮侖的本事在于他的“懂人”和“會說”,他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找到打動對方的那一句話。“就那麽一句,不會說,說一輩子也說不出來;會說,三分鍾就能將這句說出來。”談完馬上就能賺到的錢,馮侖盯著對方的眼睛說,“這一單,我出1300萬,你出500萬。我們一起做你幹不幹?

  對方點頭同意,馮侖立即騎著自行車跑回去寫文件。在最短時間內將手續做完後,馮侖讓王功權負責將錢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回來。王功權是談判高手,他在最短的時間拿到了500萬元。馮侖他們拿著這500萬元,又立即從銀行貸了1300萬元,接著又用這1800萬元購買了8棟別墅,重新包裝之後賣了出去,賺到300萬元。這就是萬通的發家史。

多年後,馮侖如此總結:“做大生意必須先有錢,第一次做大生意又誰都沒有錢。在這個時候,自己可以知道自己沒錢,但不能讓別人知道。當大家都以爲你有錢的時候,都願意和你合作做生意,到最後你就真的有錢了。”

本文來自:【楊一浩·魔法營銷·策劃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