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文】

E、相關詳情

賣國庫券開財眼:15年積累財富800

一個當年的毛頭小夥子,沒什麽背景,最早也沒多少資金,通過15年理性、耐心的投資理財,卻積聚起了800萬左右的財富……

坐落在重慶最繁華的商業區解放碑的“小酒庫”酒吧是馬進的私産,日進鬥金;

在離小酒吧不遠處的知名的得意大型家具廣場裏,他以3000元每平米低價購入的一間145平米門面,目前已至少升值數倍,每年輕松收取著7萬多元的租金;

在重慶石橋鋪的高新技術開發區,明智的他,多年前創辦的一家微型公司,用約70萬元購入了開發區地産商1%的法人股份,如今地價飛漲,他每年獲得8萬元分紅,且耐心地等待著法人股能上市流通的那天,到時他至少能把這1%法人股賣個六七百萬元。馬進是重慶工商銀行一家分行的個人理財師,有著300多位固定客戶,影響著近1億元的資金走向。

 

一、買賣國庫券開“財眼”

今天的一切怎麽得來的?馬進笑談:我沒什麽背景,最早也沒多少資金。但時間是財富的母親,生活中賺錢的機會無處不在,關鍵是看你能不能抓住,抓住後能不能通過理性與耐心的理財而持續獲利……

上個世紀80年代,北京、上海、重慶等大城市相繼開放了國庫券交易市場,每年老百姓都要義務性地買一些。但是手中本來就沒幾個錢的老百姓很多等不到幾年以後再兌現,特別是少做長遠打算的年輕人,紛紛在買後不久甚至是第二天,就把國庫券以5折的價格賣掉。

1988年開始,個人可以直接將國庫券賣給銀行了,但是僅僅在大城市裏有交易點,農村比較閉塞,尚未放開。不少農民用國庫券繳計劃生育的罰款,由此村裏面的計劃生育部門積累了大量的國庫券。

此時,馬進是個20多歲的小青年,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並沒有什麽“投資”的概念。有一次,他的一個在四川嶽池縣做小生意的親戚來重慶進貨,問他哪幾個國庫券交易點的價格高。馬進在工商銀行工作,對這些行情比較熟悉,便把他帶到了財政局設的一個交易點。

原來這個親戚來之前,從小販手上批發收購了很多國庫券,到重慶賣,從中贏利。

馬進茅塞頓開,便也開始做起了利用“地域差價”賺錢的買賣。開始的時候,本錢不多,馬進通常籌集了一兩萬元就跑一趟,但每趟的收益率都在10%以上,也就是說,每周他都能賺到1000~2000元。在那個年代,能夠每周進賬千元非常難得,抵得上一般工薪族幾個月的工資!這個買賣,馬進做了半年,大概賺了幾萬元,他笑著說,結婚的錢就是從這裏面來的。

買賣國庫券並沒有賺很多錢,但是培養起了馬進的“機會”意識,開了“財眼”:“錢也許沒有掙到太多,但是培養了一種對機會的敏感。”他更加關注國家的金融環境和身邊出現的事情,尋找投資的機會。

 

二、投資股票完成原始積累

1991年,工商銀行重慶分行成立了證券營業部,馬進也開了個戶,嘗試著炒股。開始的時候他對股票並不十分了解,只知道原始股能夠賺錢,操作的金額也比較少。馬進第一次購買了當時的重慶有價證券公司發行的西南制藥三廠的浮動利率債券。敏銳的馬進認爲,該債券有最低利率的保障,同時還有浮動利率的收益機會,而且如果西南制藥三廠發行股票,該債券還可以轉爲股票,價格比爲11。于是抓住了這個機會,他便把手上的2000元國庫券賣出,買了21000元面值的西南制藥三廠浮動債券。

1992年,重慶開始發行股票,在廣大市民還不清楚股票爲何物的時候,他已經認識到了其投資價值,便紮進了股市。

從一級市場到二級市場,一組認購證的1600股升值到了平均25000元,馬進搭乘上了市場初期的順風車。

在“一級半”市場上可謂風險大,機會也大,1993年,市場上有萬裏蓄電池、重慶實業、重慶百貨、奎星樓等不多的幾個品種,馬進看中了重慶實業,決定“賭上一賭”。

不到4個月,重慶實業上市,使馬進賺到了24萬元。

在股市剛“開張”的時候,馬進就把握住了機會,完成了自己的原始積累,當時他的資産已經達到了上百萬元。

1997年,投資基金上市,馬進一廂情願地將基金公司理解成了股份公司。他便輕率地在4元多的時候買進了20萬股。不料基金價格卻一跌再跌。最後馬進不得已以2.5元的價格賣出。這一次,投入的80萬元損失了一半。慘痛的失敗讓馬進發熱的頭腦冷靜下來,他反省自己這幾年來的投資,認識到自己“賭性”太重,運氣好就賺,不好就賠,很容易大起大落。

他自己的投資理念也逐漸發生了轉變,認識到好的投資不一定是以時機的投入早晚來定的,最好能夠“穩健地獲得“暴利”。

 

三、分散投資一生無憂

投資越來越娴熟的馬進非常明白雞蛋不要放在一個籃子裏的道理。在時機到來時,他便進行了分散投資。

1997年,馬進減少了炒股資金的投入,成立了重慶紫荊數控機械公司,主要從事貿易業務。開始的時候僅是他一個人經營,後來轉變爲股份公司,在同行中排名前10位。現在他只是持股分紅,而不再參與經營。

之後馬進認爲重慶的房地産市場一定會火起來,投資房産將會有高回報;但是炒房不如炒地,而炒地必須上規模,自己的資金不可能炒地,不如通過持有法人股間接投資地産。于是他看准了高新區二郎地區的第一大“地主”渝高公司,馬進當即以紫荊數控機械公司法人的身份買進了5萬股,每股8角錢,之後又逐漸加倉到100多萬股,占了全部股份數量的1%以上。

馬進果然沒有看走眼,這幾年高新區的土地開發轟轟烈烈,渝高公司也發展成爲渝高集團,效益令人豔慕。

馬進將這項收益規劃爲養老儲備。一是因爲收入比較穩定,二是馬進相信,起碼到他退休的時候,中國的金融流通框架應該形成並且比較成熟,産權應該能夠交易了,到時候他手上的法人股至少價值600~700萬元,淨資産在400~500萬元,所以作爲中長期投資是很適宜的。

19979月,馬進還在重慶最繁華的地段——解放碑開了一家紫荊花咖啡廳,生意很不錯。

 

四、基于自己投資的成功經驗,馬進總結了幾點心得

一、專家理財。面對市場上日益增多的金融品種,普通投資者沒有精力來分析、選擇,利用專家的經驗來理財是必然之選。

二、要認識到時間是財富之母,現在永遠是投資的好時機,因爲它正在一點一滴的流逝,錢一旦帶上利息,則今天的比明天的值錢;錢如果不能增值,則越久越賠錢。時間是理財的朋友,也是敵人。

三、財務制度強調資産的“流動性、安全性、收益性”,“三性”觀完全可以移植到個人理財中,理財同樣要強調“三性”。 【全文結束】

本文來自:【楊一浩··策劃咨詢